- N +

广州市地税局原副巡视员手握查税权收5套房产被稽查

导读 : 5套广州市中心的房产、3幅名人字画、大量现金、若干张购物卡等,来者不拒。昨日,广州市地税局原副巡视员简汝坚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,检方指控他借着税务稽查的便利,收受上述财物合计人民币945万余元,其中大量贿赂财物均是通过中间... [...]


广州市地税局原副巡视员手握查税权收5套房产被稽查


5套广州市中心的房产、3幅名人字画、大量现金、若干张购物卡等,来者不拒。昨日,广州市地税局原副巡视员简汝坚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,检方指控他借着税务稽查的便利,收受上述财物合计人民币945万余元,其中大量贿赂财物均是通过中间人代收的。庭上,简汝坚当庭翻供。

退休后被查:
为企业税务稽查提供帮助
简汝坚今年60岁,拥有研究生学历的他长期在广州市地税局工作。2005年9月至2013年5月,简汝坚担任广州市地税局第五稽查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2013年5月,简汝坚被提任为广州市地税局副巡视员,两个月后,简汝坚退休。

简汝坚退休不到一年,2014年4月,广州市纪委对外通报,简汝坚涉嫌严重违纪,进行立案调查。去年5月22日,简汝坚被刑事拘留,同年6月6日,经广东省检察院决定逮捕后,简汝坚被逮捕。

昨日,简汝坚身着一件T恤衫,戴着手铐出庭受审。公诉人指控称,2005年9月至2013年5月,简汝坚在担任广州市地税局第五稽查局党组书记、局长期间,利用其负责广州市地税局第五稽查局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,在辖区内多家企业被税务稽查过程中提供帮助,其本人亲自或通过他人收受贿赂款项合计人民币945万余元。简汝坚收受的有房产、名人字画、现金、购物卡、频谱屋等财物,向他“进贡”的则是房地产公司、物业公司、餐饮企业等公司老板。

当庭翻供:
只承认收购物卡和字画
但是,在法庭上,简汝坚当庭翻供,他只承认自己收了购物卡和字画,除此之外并没有收受其他财物。简汝坚说,自己以前作出的有罪供述是在精神不好的情况下做的,当时自己无法入眠,却得不到治疗。

“任何一个心智健全的人,怎么可能栽赃诬陷自己?”对于简汝坚的翻供,公诉人说,纪委在调查简汝坚时,只掌握他收受广州市沙河兆联经济发展有限公司(下简称沙河兆联公司)何月霞贿赂的线索,对收受房产等犯罪线索尚不掌握,是简汝坚自己交代的这些内容,因此他的翻供是不可信的。

第一宗
通过中间人收5套市中心房产
检方指控称,2006年至2010年,简汝坚在税务稽查过程中,为天伦控股有限公司(下简称天伦公司)提供帮助,通过黄伟康(另案处理)先后两次收受天伦公司贿送的房产5套,共计价值人民币760万余元。

根据庭上公诉人提交的证人证言及此前简汝坚的供述,当时,税务部门在对天伦公司稽查税务问题时,简汝坚以天伦公司的税务账目没有理清楚为由,向天伦公司老板张国明介绍了一家税务所。与此同时,简汝坚则与该税务所的黄伟康约定,黄伟康收取的天伦公司的好处费两人均有份。事后,天伦公司张国明向黄伟康送了4套越秀区东鸣轩的房产和1套海珠区江湾桥附近的房产。

简汝坚曾交代说,通过黄伟康收受好处费,不经自己的手,可以降低风险。

否认
不过,昨日庭上,简汝坚否认了此项指控。他称,自己去第五稽查局任职之前,税务部门就立了这个税案,他并未让黄伟康收房子。他的辩护律师则称已移民美国的黄伟康早先发过来一份誓词,称他们之间是民事法律关系。

第二宗
收何月霞何继雄三幅名家字画
检方指控,2008年,简汝坚为沙河兆联公司在税务稽查过程中提供帮助,先后两次收受沙河兆联公司董事长何月霞贿送的字画3幅,经鉴定价值人民币19.4万元。

今年4月29日,何月霞已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—她是广州市协作办原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何继雄的姐姐,何继雄则是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老部下,何月霞案与曹鉴燎有关联。

根据庭审披露的信息,沙河兆联公司出现漏税等问题,如果全部查清,公司的负责人可能要负刑事责任。何继雄为此事,还曾求曹鉴燎帮忙。后来,何月霞到广州文物总店购买了一幅陈永锵的画作,到简汝坚办公室送给了他,希望他帮忙。隔了一段时间,何月霞的弟弟何继雄又送给了简汝坚一幅画作和一幅书法作品。随后,简汝坚要求下属对沙河兆联公司的漏税问题按现有证据从轻处理。

辩称
对此,简汝坚称,自己确实收了何月霞送的一幅画,也收了何继雄送的两幅书画,但是他认为,何月霞并没有请托事项,他并不构成受贿。简汝坚还称,当初何继雄送书画给他时,他只觉得是同在冼村工作的何继雄给他送礼物,因为当时也并不知道何月霞与何继雄的关系。

律师则提出,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何月霞和何继雄送的字画是真迹,其价值是否值19.4万元存疑,应该做真伪鉴定后,再做价格鉴定。

第三宗
收炳胜酒家老板财物十多万
检方指控称,2010年至2012年,简汝坚为天河区珠江新城炳胜品味酒家在税务稽查过程中提供帮助,先后6次收受该酒家老板贿送的现金人民币5万元、价值人民币2万元的购物卡及频谱屋1间(经鉴定价值人民币5.1万余元)。据公诉人举证的材料,炳胜酒家老板曹某说,他让频谱仪厂家上门给简汝坚安装频谱屋,为此花了5.1万余元。

辩称
对于炳胜品味酒家行贿的这单指控,简汝坚表示,自己只收过2万元的购物卡,但都全部上交给了单位。

至于频谱屋,简汝坚说,确实有厂家上门安装频谱屋,但那段时间自己装修屋子,很多亲人都送东西过来,他并不知道那是谁送的。

第四宗
通过中间人收153万元

检方指控还称,2012年至2013年,简汝坚为广州市量子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量子行公司)在税务稽查过程中提供帮助,通过区又生(另案处理)收受量子行公司实际负责人赵雪峰(另案处理)贿送的人民币153万元。

据了解,区又生是耀华饮食集团董事长。根据区又生的证言,当年,量子行公司的大股东赵雪峰因公司被查税,找到区又生,区又生便介绍了简汝坚给赵雪峰认识。后来,赵雪峰知道区又生和简汝坚共同投资开鹅仔饭店,便表示愿意送钱给他们开店。区又生说,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简汝坚,简汝坚默认了。后来,赵雪峰将153万元送给了区又生,区又生收到钱后通知了简汝坚,简汝坚让他代为保管。

否认
不过,庭审中,简汝坚依然翻供不承认此笔指控。律师则认为此宗指控也是三角关系,赵雪峰如今也在境外,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。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一张图看懂央行调控经济的几个大招
下一篇: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商品应征关税的政策规定